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張 霆:《期會東坡》創作談
          2020年09月14日09:23
          林語堂先生在《蘇東坡傳》中說:“要了解一個死去已經一千年的人,并不困難。試想,通常要了解與我們同住在一個城市的居民,或是了解一位市長的生活,實在所知不足。要了解一個古人,不是有時反倒容易嗎?”

          藝術家簡介

          張 霆

          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江蘇省攝影家協會會員,常州市數字影像技術研究會會長,長期從事商業攝影及數字影像后期處理的普及教育工作。第二屆“江蘇省文藝大獎·攝影獎”藝術類創作獎獲得者,2017年度國家藝術基金傳播交流推廣資助項目“當代優秀攝影家作品巡展暨革命老區扶貧”項目發起人、策展人。

          攝影作品《期會東坡》組照分別獲得第27屆全國攝影藝術展評委會推薦作品和第23屆江蘇省攝影藝術展典藏作品;作品《童話》獲第27屆全國攝影藝術展入選作品,作品《我遇見了我》獲第21屆全國藝術攝影大賽綜合類特等獎,作品《望鄉》獲江蘇省第22屆攝影藝術大展記錄類銀獎。曾參加中國攝影家協會主辦的全國優秀攝影人才高級研修班,被江蘇省攝影家協會評為2017年度先進個人。

          組照《期會東坡》之一 明月夜短松岡

          組照《期會東坡》之二 寂寞沙洲冷

          組照《期會東坡》之三 大江東去

          組照《期會東坡》之四 帝遣銀河一派垂

          組照《期會東坡》之五 今古空名

          組照《期會東坡》之六 孤舟一夜許相依

          組照《期會東坡》之七 此心安處是吾鄉

          組照《期會東坡》之八 江海寄余生

          林語堂先生在《蘇東坡傳》中說:“要了解一個死去已經一千年的人,并不困難。試想,通常要了解與我們同住在一個城市的居民,或是了解一位市長的生活,實在所知不足。要了解一個古人,不是有時反倒容易嗎?”

          我的工作室位于蘇東坡終老地——藤花舊館內,經常有機會參與蘇學研究會專家們的學術研討,因此對東坡先生作品及生平的了解也就走出了讀書時的照本宣科。有感于個體的生命在時空長河中只是如一個節點般的存在,在跨越900多年后,藤花舊館廊下的這個時空交錯點,借著這輪不變的明月,向先生問聲好。而作為攝影師,也借此開始將東坡先生的詩詞用攝影語言進行表述的嘗試。

          以《明月夜短松岡》為例,東坡先生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短短七十個字,情深意切、感人至深,全詞文字非常跳躍,而將之具象呈現的嘗試過程中,能用影像呈現的元素有“孤墳”“塵滿面、鬢如霜”“小軒窗”“梳妝”“相顧無言、淚千行”“明月夜、短松岡”等。如果將所有這些可以具體表現的影像堆砌,最完美的結果就是能如看圖說話一般讓觀者能判斷出具體呈現的是哪一首詞。

          因此我想,影像表述的方式絕非按文字所述盡數照搬,也絕非視畫面意境空闊,清凈脫塵為唯一。基于此,理解詩文創作時作者所處境遇的同時,還需要通過對自身生活的感悟設身處地換位思考。詞中“塵滿面、鬢如霜”“小軒窗、梳妝”等詞語或是回憶或是假想,都是表達先生那一刻極度的思念和狐獨。題注中的“正月二十”,在查證了一些資料后發現正是東坡先生與妻子王弗的定情之日,先生在貶謫黃州艱難的五年間,每逢此日,必定邀約好友出行,想來是無法獨自面對這份痛徹心扉的思念之苦。雖然之后有王潤之、朝云的陪伴,但無疑只有王弗才是先生的心靈伴侶、一生摯愛,那座“孤墳”是實實在在深埋在其內心的。因此將“明月夜短松岡”作為切入點,用空闊的畫面將一人、一樹作為視覺中心。相互偎依卻又無法述說。魯迅先生《秋夜》的開篇一句即是“在我的后院,可以看見墻外有兩株樹,一株是棗樹,還有一株也是棗樹。”這種重復更強有力地渲染了孤獨感,而在形式上又互為依靠。縱觀先生生平,才華橫溢,一生歷經諸多坎坷,無論身處怎樣的境遇他都能在平凡生活中找到點滴的快樂,以此消弭磨難,砥礪前行,如同黑暗一盞燈火,即便微弱也能感受到一絲溫暖,指引前進的方向,于是畫面中便有了那輪混沌、微小的月亮,先生有自己的精神法則,他的哲學思考終使自己保著內心的純凈,因此,那些理應綿延起伏的山巒就成了最簡單的直線。

          任何藝術形式都具備其獨特的表達方式,用來傳遞情感情,表達觀點。攝影和繪畫的呈現雖然都有賴于平面載體,但相互間的借鑒不能停留在形式和手法上,將抽象的、個性的“意”融入進具象的“境”中,使觀者置身于營造的氛圍中,感受通過畫面所傳遞的信息,也許會因為其各自不同的經歷而產生化學反應,產生出“N”種不同的解讀。對于“真相”的追尋,永遠有著不同的版本,人們已經習慣于把這個現象稱之為“羅生門”,生活如此,對于藝術作品的解讀亦是如此,而此時,如果作品能輕輕觸碰到你的心弦,“真相”也就顯得不那么重要了。

          因此對于攝影創作的理解我認為:在具備基本拍攝技巧之后,在于各方面知識的積累沉淀。通過對事物的獨立思考,不迎合、不急躁、不從眾,遵從內心的需要,或許才能找到只屬于自己的攝影語言。

          《期會東坡》以前期拍攝的影像元素和后期制作的意境表達,完成了“重旨、復意、余韻”的美學效果。作者以詩詞立意,用當代攝影語言表達,追古存今、逸思神飛、隱微涵遠、景致深邃。東坡詩意、作者影像、觀眾體驗重復交織,意蘊深遠,詩意的蘇東坡,遇上了遠方的攝影者,一期一會的訴說,意象與心象的契合,攝影家與詩人對酌,叩問生命的蹉跎,寂寞沙洲冷上短松岡的明月,大江東去浪淘盡今古空名悲喜若何,卜算子難算孤舟一夜的落寞,此心安處是我鄉揮手定風波,哲學的思辨與情懷的寄托,已不再是少年時的照本宣科,回首,鏡頭里的眩光,照亮指尖上的山河。

          ——中國攝影金像獎獲得者/梅生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千百代人生于世上,面對同樣的日升月落,看光陰流逝,懷想古人詩句,是否會在心頭升起“境靜初窺天地心”的感慨?這幅作品將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的詩情進行了具象的視覺表現,浩瀚無垠的天空,遠方的地平線,高懸的孤月,平闊的山岡。一松獨立于蒼穹與長風之內,一人黯然在思念與神傷之中,這是何等的天地孤寂之美,只教人不住地嘆息。作品畫面簡潔明凈,具有中國古典文人畫般的氣息。色調極其耐看,富含悠遠的禪意韻味。主體人物雖然極小,但卻牢牢吸引住觀者的目光,凸顯了作品的詩性主題。時光無盡時,情長共滄海。人生與歲月的真味,都在這幅作品之中。

          ——中國攝影金像獎獲得者/張望

          小康;展覽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主題,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蓋了書法、繪畫、攝影等藝術樣式。
          百年;美術
          “百年江蘇”大型美術精品創作工程匯聚了全省美術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現江蘇百年歷程,獻禮黨的百年華誕。
          民間;蘇作
          “大美民間·蘇作百年”江蘇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