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周阿成:塑 說
          —— 行走于當下
          2021年09月06日09:29
          創作者如何以作品同行者角色出現在時代現場去訴說日常?如何讓作品在社會現實與公共價值訴求中呈現人文意義?如何使雕塑藝術形態在民族、民間的厚土中生發新的可能?如何使雕塑家與作品創作一同生長,讓作品自然能動地去尋找生存空間和生命價值?對這些問題的追問與思考,伴隨著我的創作實踐過程。

          藝術家簡介

          周阿成

          1963年生于江蘇射陽。 江南大學設計學院公共藝術與美術系教師,副教授,碩士生導師。江蘇省“333高層次人才培養工程”首批中青年科技帶頭人。江蘇省雕塑家協會副主席。江蘇省美術家協會雕塑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雕塑作品《晨》 《一路走好》 《正月》 《家福》分別入選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三屆全國美展,其中第十屆全國美展獲銅獎;2005年雕塑作品《阿福一家》入選第二屆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2008年雕塑作品《極限速度》入選奧運景觀雕塑國際巡展獲五環獎;2012年雕塑作品《阿福一家》入選錦繡中華——行進中的新世紀中國美術展;2012年雕塑作品《城市》《阿福一家之旅行》系列等入選首屆江蘇省展優秀美術家書法家精品展;2013年雕塑作品《阿福一家之旅行(3)》獲中央電視臺雕塑大賽二等獎;2013年雕塑作品《阿福一家之旅行》入選第十屆中國藝術節·全國優秀美術作品展覽;2017年雕塑作品《電焊工》入選美在生活——全國寫生藝術展;2017年雕塑作品《阿福一家之旅行》入選首屆全國雕塑藝術大展;2021年雕塑作品《榮毅仁》入選“百年江蘇”大型美術精品創作工程作品展。雕塑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央電視臺收藏。

          創作者如何以作品同行者角色出現在時代現場去訴說日常?如何讓作品在社會現實與公共價值訴求中呈現人文意義?如何使雕塑藝術形態在民族、民間的厚土中生發新的可能?如何使雕塑家與作品創作一同生長,讓作品自然能動地去尋找生存空間和生命價值?對這些問題的追問與思考,伴隨著我的創作實踐過程。

          一、不刻意追求技法上的標新立異,進入當下,用淳樸自然的雕塑語言去訴說感受和領悟,體味人生的感動與變化的軌跡,讓作品與時代一同生長。伴隨著多年對雕塑的創作實踐與研究,在其過程中,逐漸認識到自己作品的語言風格和存在方式已變得沒那么重要了,讓作品自由不定性的生長,以求再造可能,使作品衍生和變化自然生長,不必刻意做作。同時,做到作品與創作時代一同生長,作品的情與景、意與境和雕塑家合體同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行于動態的發展中的當下。

          二、在尋找意義和價值的同時,讓“我”成為時代的溫度計,敏感于歲月變遷、時事變換,用自己的語言,訴說日常,飽含時代張力。著眼當下,關乎日常,在平凡的日常中力透時代,如:新世紀初的“三農”問題成為當時社會的焦點,由此觸動我通過《一路走好》的創作期望引起社會對農民工生存處境的關注;2005年為紀念抗日戰爭六十周年,通過《傳家寶》作品的創作,表現當代青少年牢記歷史傳遞愛國主義精神;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舉辦,創作《極限速度》表達殘疾運動員自強不息挑戰生命極限的拼搏精神等。這些作品中表現的人物均為現實平凡中的普通角色,通過對當下現實近距離的觀照,期望能折射出時代的精神氣象。

          三、現實關懷是藝術家應該具有的境界和高度。我通過塑造鹽城好人、農民工、殘疾人等,力求直面社會現實,直抵心底觸碰靈魂。在表現《正月》作品時,把農民工當著自己為其訴說,竭力表現其內心的真實,傳達出離鄉之苦但非城市弱勢,茫然無助中又滿懷對未來的希望。著力賦予作品的溫度感,以求得深刻且意境深遠。現實關懷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自覺,伴隨著創作修為一生。

          四、彰顯公共精神,讓作品走向大眾。作品具有公共性且體現人文精神和意義是我始終堅持的實踐品格,這很大程度與我長期從事高校公共藝術專業教育有關,我所在的學校是國內最早組建公共藝術專業的,我也是較早接受公共藝術概念進行教學和研究的,也就潛移默化地將公共藝術的思想理念融入我的創作之中,“生長”中的《阿福一家之旅行》系列作品力圖表現出生活氣息濃,時代性強,感情真摯,語言質樸,體現公共價值的理想追求。具有公共精神的雕塑創作,應表現為集中反映公眾的普遍情感與審美需求,體現公共人文意義和價值,給公眾以最大限度的藝術創造。

          五、根植于民族文化和民間藝術,探求當代雕塑與傳統文化的互動互生。我們應如何確立當代雕塑的中國身份和中國雕塑本土化的獨立性與獨特性呢?一條十分重要的路徑便是將傳統民族、民間文化藝術的“元素”和“樣式”,發展成為當下訴說應有的“語言”和“樣子”。使當代雕塑立于當代、體現民族當下而不是過去的個性。在我過去的教學和雕塑創作中,不斷加強對民族、民間傳統藝術學習和研究,尤其專注傳統雕塑包括民間彩塑的研讀,并探究在創作中的應用。我在無錫工作生活了20多年,這里積淀深厚的獨特的江南文化對我的創作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阿福一家之旅行》系列作品受到惠山泥人藝術的啟示,特別是在形式結構和意趣表達方面吸收借鑒了惠山泥人藝術創作觀念和方法。2017年,我主持了江蘇省藝術基金《江蘇省惠山泥人青年創意設計人才培養》項目,在此過程中,自己也加深了對惠山泥人傳統題材、樣式、語言方式及工藝與現代創新方法的學習和研究,從而對《阿福一家之旅行》系列創作具有地緣性和語言豐富性拓展找到更多可能性。但對這一課題的實踐與研究,尚需要不斷加強對民族文化和民間藝術的文化內涵與語言方式的深度發掘,并加深對語言內涵的民族性和語言方式的本土性與當代性的實踐與研究,探究當代中國化雕塑藝術新境。

          在我以往的雕塑創作實踐全過程中,總體來看,在藝術形式結合語言方式上表現為多變性和不定性,但是,隨著自己藝術觀的形成,最近的10多年來,我在農民工和《阿福一家之旅行》作品系列的創作實踐中存在著一定的連貫性。從2004年前后開始創作這兩個系列,作品間隔最長有七八年的時間,在這期間創作有《傳家寶》《極限速度》《子不語》《遷徙》《文徵明》等作品,這些作品的思想觀念、語言形式、媒介手段都不同。然而,即使是前兩種類型的創作,每種類型之間在形式和語言手段上也存在一定的差異性。形成作品之間的不同和差異的原因,一方面,作品的創作系統中不同的思想觀念對應不同的語言形式和媒材手段;另一方面,隨著創作時間的變化反映出雕塑家的感受和語言生長也會發生變化。其主要原因不強求雕塑形式的系列化、風格化,不為風格而風格,讓其隨同當下與自己一同生長。雖然我們與作品同行于當下,專注于當下,反映當下,但在藝術創造上不能僅限于當下,應該努力做到既同行時代在一定意義上又引領時代。在我以前的雕塑探索中,以這樣不同的方式訴說當下,不求定式,有感而行,順勢而變,作品與作品之間是并行的、交叉的、連續的,也可以是獨立的。

          作品語言的修辭方法對應不同的題材、思想和觀念的表達,力求獲得語言邏輯的準確性、合理性和獨創性。在表達作品語言方式上強調多樣性、開放性和實驗性。創作中根據思想觀念的表達很多時候表現為對慣常的雕塑語言邏輯的再創應用,又表現在積極地打破既定雕塑界限,使雕塑再造可能性。同時,創作中竭力去發掘傳統雕塑語言系統中的潛在特性,重視對新媒材與技術及新的視覺方式交叉性的實踐與研究,讓自己創作的語言方式向多方位拓展,求得多向生長。

          在現時代多元的藝術格局中,需要藝術惠及廣泛的民眾,需要藝術作品對社會公共的關照,藝術面向社會,關注當下,關懷現實,彰顯人文品格,將藝術創造最大限度實現社會“共享”,表現社會公共價值。藝術家應自覺地與社會現實,實現個人身份的社會轉化,形成社會自覺的藝術。雕塑藝術憑借自身的優勢介入到多維化能動的社會空間,從而使雕塑家作品表達的意義和方式更具有社會性和當代性。建構當代雕塑的中國文化語境,連接中國傳統,發掘優秀的傳統文化藝術資源,對當代雕塑應用可行性的深度探究。與此同時,我們還應以開放包容的態度,借鑒吸收當代藝術先進和有益的經驗,通過各種途徑和方法探求中國雕塑藝術在當下與未來的發展。

          2013年雕塑《阿福一家之旅行(3)》

          青銅 高120cm

          2017年雕塑《電焊工》玻璃鋼 高50cm

          2004年雕塑《一路走好》銅、鋼板、不銹鋼 高200cm

          2018年雕塑《旅行》青銅 高200cm

          2005年雕塑《阿福一家》青銅 高57.5cm

          2005年雕塑《傳家寶》青銅 高66cm

          2009年雕塑《正月》 玻璃鋼 高110cm

          2010年雕塑《阿福一家之旅行》青銅 高112cm

          責編:王紫荊 省文聯辦公室
          小康;展覽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主題,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蓋了書法、繪畫、攝影等藝術樣式。
          百年;美術
          “百年江蘇”大型美術精品創作工程匯聚了全省美術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現江蘇百年歷程,獻禮黨的百年華誕。
          民間;蘇作
          “大美民間·蘇作百年”江蘇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