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蘇時進:探尋生命中的第一串腳印
          ——對話舞蹈詩人蘇時進
          作者:應 杰   2022年01月17日11:33
          原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前線歌舞團藝術指導,軍隊文職一級,技術三級。1989年首批評定國家一級編劇, 1991年獲終身國務院獎勵政府特殊津貼。曾任香港華人華裔國際舞蹈家聯會會員、籌備人之一。中國當代舞種的奠基人和領軍人物。自1978年從事創作迄今四十余年,是全國唯一在舞蹈、舞劇、歌舞劇、話劇、武術、雜技、魔術及其他全國綜合類大型藝術晚會等領域均具有開創性建樹、獲得過全國各類比賽最高獎項的編劇和編導。

          藝術家簡介

          蘇時進

          原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前線歌舞團藝術指導,軍隊文職一級,技術三級。1989年首批評定國家一級編劇, 1991年獲終身國務院獎勵政府特殊津貼。曾任香港華人華裔國際舞蹈家聯會會員、籌備人之一。中國當代舞種的奠基人和領軍人物。自1978年從事創作迄今四十余年,是全國唯一在舞蹈、舞劇、歌舞劇、話劇、武術、雜技、魔術及其他全國綜合類大型藝術晚會等領域均具有開創性建樹、獲得過全國各類比賽最高獎項的編劇和編導。

          重要代表作品:1980年雙人舞《再見吧,媽媽》獲第一屆全國舞蹈比賽一等獎、第一屆全軍軍事文學藝術作品“解放軍文藝大獎”、第一屆全軍舞蹈比賽一等獎;1986年男子集體舞《黃河魂》獲第二屆全國舞蹈比賽一等獎;1987年中型舞劇《一條大河》獲全軍第五屆全軍文藝會演一等獎,該三個作品被已故中國舞協主席、著名舞蹈家和理論家吳曉邦譽為新時期中國舞蹈的三個里程碑式的作品。舞蹈《播下希望》《英雄兒女》《追日》《風采》《夸父》《對抗》《假如明天來臨》,大型舞劇《瓷魂》《天道——李叔同》《鄒容》《利悠熱諧諧》《琉璃之光》《王羲之》,大型造型話劇《瓊斯皇》,大型情景歌舞《井岡山》,大型功夫舞劇、常態性商業演出劇目《功夫傳奇》,大型西藏唐卡式歌舞《幸福在路上》,大型歌舞劇《太陽鳥》,音樂劇場《桃花扇》,音樂劇《曼蓮》等,先后獲國務院文化部“文華大獎”,文華最佳編劇和最佳導演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 ,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國家藝術基金,中國戲劇節第一、第十二屆戲劇大獎,中國演出家協會“最佳海外演出金獎”,第一屆CCTV 舞蹈大賽一等獎,中國舞蹈家協會“荷花獎”,全軍第五、六、七、九屆文藝會演一等獎,入選國務院文化部和國家旅游總局聯合評審的首批35臺國家文化旅游重點項目名錄等榮譽。2009年,被中國舞蹈家協會評為“為中國舞蹈做出突出貢獻的舞蹈藝術家”。

          “真話說得像瘋話,假話說得像賊話,套話說得結結巴巴”,是蘇時進的自畫像。

          蘇時進,生于浙江杭州,文人的風骨、軍人的豪邁、江南人的詩情、出家人的覺悟似乎同時凝結在他的生命中。約稿蘇老師,對一個年輕舞評人而言絕對是一大個挑戰。一來舞蹈界很少有人有機會真正走進并解讀真實的蘇時進;二來蘇老師自身文采飛揚、敏銳犀利,后人難以超越其坦言、精準而不失真的自述,更難對其述評;三來蘇老師生來狂放不羈的氣場、口無遮攔、句句挫痛人心的真實評判時常會令采訪者望而生畏、退避三舍。在蘇老師身上能看到“自我”的浪漫、真性、孤高,“超我”的生命覺醒與“本我”的世俗、反抗及“對抗式的曲線歸圓”等在他生命中永恒地交織、交戰,以至于他一生中都在理智與激情、現實與理想、自由與妥協中殘酷地糾結著,用他那獨有的人生邏輯淡定地面對一切坎坷與榮譽。他究竟是“瘋”是“真”、是“狂”是“孤”、是“滿”是“空”、是 “醉”是“醒”,是“癡”是“覺”?我懷著好奇和忐忑之心試著走近……

          應:早在八十年代,您的名字和您的作品就享譽中國舞壇,我們這一代人幾乎是看著您的作品長大的,當年您被譽為新時期“中國當代舞的先驅”和重要奠基人之一。近十年又相繼推出了十余部舞劇,如《瓷魂》《琉璃之光》《鄒容》《天道——李叔同》《井岡山》等,您創建的“氣韻編舞法”影響了國內一大批年輕編導,造就了一批舞者的成長。自1980年獲獎后,您在舞蹈界創下了諸多第一,是什么支撐著您?

          蘇:說來奇怪,每當我強迫自己回憶過去,總覺得迷蒙一片。八十年代,我曾經寫下一篇散文《偉大的孤獨》,那時,除了擁有狂傲與真誠的激情和心中的夢想,還有惆悵、徘徊和孤獨。雖懷揣著“東方大浪漫主義崛起”的理想,身心卻一片空白,為走捷徑我來到了北京舞蹈學院求學,可是兩年我就退學了,因為我覺得在學校里能學得到知識,但找不到原創,于是我輾轉到民間,足跡踏遍云南、青海、西藏等地,試圖在原始生命中尋找……,那種孤獨和無奈的痛失,別人可能很難讀懂。但始終支撐著我信念的,是我永遠要做探尋“生命中第一串腳印”的人。歷史的長河告訴我,繁華過后終將閱盡一片虛無,盡管每個人都怕被忘卻,但任何深刻的足跡,終有一天將被后人踏平,可我曾踏出的那“第一串腳印”將永遠都烙在我心底。

          應:您內心中藝術與生活,理想與現實總在碰撞、糾結?您的才情造就了您,而您的個性又制約了您?

          蘇:狂傲的個性造成我命運的悲劇性,當年三次放棄出國深造、拒絕楊白冰的作品修改命令,寧可放棄調入總政也不改一個動作,但我不后悔自己的選擇。藝術的真是美的,生活的真是痛的。要想不痛,就要學會虛假。于是我們的一生都在學習把握虛假和真實的尺度。而做藝術的做不到人格徹底分裂,就不會有成功的一天。如果想要繼續成功下去,那就讓分裂成為完美。不過像我這樣的就難辦了。學佛心悟行迷,做藝術求真亦假,知無常仍怕生死,假我放下了真我又執,夢里醒著實時卻夢著,明知真理也謬行。自詡有才狂妄自大,說起道理也算明白,行起路來卻又迷糊。別人摸著石頭過河,我知道怎么過河了,就一定過不了河。不知道怎么過河,總有人幫我過河。想做的事一件做不成,可做可不做的事件件做成。明知大勢已去卻還勇猛精進。別人給我一個梯子告訴我,爬上去就海闊天空,我偏推倒梯子自己重找路,路找到了,運卻沒了,結果“誤入”一生。

          應:對于當前在快餐文化下大量催生的舞蹈作品,您如何看待?

          蘇:今天,國家為了催生精品,把精品都做成了工程,可謂史無前例、竭盡用心。一年評出10部,加上20部準精品入圍,再加上文華獎、五個一工程獎、全國舞蹈比賽、荷花獎等等,十幾年下來就有數百部之多,就我從2003年至今也貢獻了十幾部。可今天還有多少精品能被人記起?有的恐怕都拼不成一幅完整的畫面,真可謂閱盡繁華的背后卻也難掩荒原的寂寞。當下,許多創作者的自我被撕裂得破碎不堪,致使老一代的夢想被破滅,中生代的理想在殘喘,新生代的心理危機重重,而新生代更是找不到自己身處的時代,到處都是十字路口,哪兒都有路,哪兒都來不及走通,又有了新的路。以這樣的心態如何創作出真正意義上的時代精品?倒是老一輩藝術家因為只有一條紅色的路,一個紅色的信念,一種紅色的主流藝術,因此他們的靈魂更純凈,藝術追求更純粹,創作激情更迷狂,沒有名利的誘惑,埋頭十年做一劇,于是有了傳世的紅色經典舞劇“紅色娘子軍”。半個多世紀來,常演常新,每演轟動,連做夢都想扼殺中國紅色信仰的西方自由世界,也不得不拜倒在“紅色娘子軍”的短裙下。

          藝術有時就是這樣認死理,而歷史又完全不給人面子。無論你有多少能耐讓你在世時如何不可一世,也難敵歷史的無情風霜將偽精品掩埋。也許我是個悲觀主義者,許多年之后,當后人想要尋找這個時代的印跡時,還能看到你曾留下的腳印,就算你為歷史作出了貢獻。

          應:2016年10月,您首次應邀來到解放軍藝術學院為舞蹈系的本科表演系學生講授“氣韻編創技法課”。您的授課理念讓大家耳目一新。您沒有從技法、動作入手而是啟發學生回到身體和生命的本源。從冥想開始,傾聽自己生命的呼吸,感受唯我的律動,打開被現實塵封的靈性世界,讓每個舞者學會“放空”自己,隨著氣息和意識去感受心靈的內在世界,內觀自己靈性世界中從未看到過的潛意識景象,了解古代神話和西方超現實主義藝術大師們奇特的想象力從何而來,從而將深心自我的意識心象融入舞者的身體,化作舞蹈的律動,順氣而行,自然地流出來,成為舞者不可復制的絕對個性表達。短短兩個多月從理論到實踐,30個學生創作了近40個作品,其中20幾個作品先后兩次向中國舞協、舞院、舞研所以及北京的軍隊和地方各主要院團的專家、教授、領導、舞蹈家們作公開展示,學生們獨具個性風格,充滿生命力和思想深度的單、雙舞蹈作品,贏得了觀者們很高的贊譽,說你簡直像個“魔術師”。你是如何做到的?

          蘇:我所做的無非就是通過我獨有的方法,把學生們獨有的個性創造力發掘出來,而不是用標準化的編舞技法教他們應該如何編舞。因為這種工匠式的標準化技法教學,只能造就千人一面的標準化舞蹈面孔。

          應:你曾說過,未來的世界藝術發展,將會在東方“和合文化”思想的影響下呈現出:東方式的氣韻生動和合西方式的多重力的組合,形成對抗式的多元文化“點”——經東方式的“曲線”歸“圓”——達到東西方氣與力融合美的藝術世界。

          蘇:是的。這是我從東西方哲學的比較中感悟到的。我以為一個藝術家首先應該是一個思想家,學習思想永遠比學習技法更重要。關乎人類靈魂、思想和生命的舞蹈藝術,我們的舞蹈教育怎么能只停留在關注身體,而忽略靈魂,輕視思想,把一個個套路塞滿學生的大腦,讓“經典”封閉他們的靈性,讓僵死的技法囚禁他們鮮活的心靈。作為一個創作者唯一不變的法,就是“學而放空,藝多不壓。”永遠把自己變成“空性”,空了才能有,這是無和有,多和空的關系,也是一個對立統一的辯證關系。佛法精髓是“住而不住”,唯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的開啟靈性的修行。建立藝術信仰是教學創作的第一步;鑄造藝術靈魂是第二步;認識自己是第三步;打開藝術靈性大門是第四步;學會思想是第五步;了解歷史和我們身處的時代是第六步;學習唯心而變的技法是第七步;創造自己是第八步;思維創新啟迪未來是第九步;不斷地豐富學養和修行終極關懷的慈悲之心是我們的終極追求!

          應:你覺得中國舞蹈該如何解決當下千人一面的困境,未來又將如何發展?

          蘇:這個題目太深太大了。但就其本質來說,舞蹈藝術還是要解決根源性的問題,就是要讓舞者回到生命意識的本源。作為舞蹈藝術的審美主體是人的身體,身體受制于生命本體意識,生命本體意識是人性最本質的體現——生命本體意識作用潛意識——潛意識作用心——心作用氣——氣作用情理——情理作用身體——身體作用力——力作用意和境。順應生命本體意識的自然法則,表現創作者獨特的生命、意識、情理,以及“氣”與“力”的融合,啟迪舞者智慧,開發想象力,研發動作,發掘個性化身體律動,嘗試創演:“具有當代新思想、新情感、新語境、新動作、新時空、新律動、新氣象而又獨具個性的舞蹈作品。”讓經典成為經典,讓創作成為未來的經典。這也是我教授“氣韻編創法”追求的目的。我衷心地希望新生代和新生代的舞蹈家們,真誠地面對自己,擦去覆蓋在純凈靈魂上的浮灰,放下放不下的糾結都放下,再痛也把撕碎的心拼圓它,一心一意地找到自己,在這個到處充滿了機會的時代,真正地沉下心來做自己,有了自己,才有你的作品,有了你的作品,才有這個時代的作品,有了這個時代的作品,才有刻烙這個時代的精品,我常想要是魯迅、巴金、老舍能在今天的中國,一定都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這個世界無論精彩還是慘烈,無論充滿了希望還是絕望,無論你感受到它的是痛、是苦、是愛、是恨……一切都吞下,然后學做潛龍,沉寂在心靈的深潭,舍得千萬個聰明的想法,窮盡一個智慧,去參透這個世界,并竭盡你的才華真實的寫出它,這樣你就有可能創作出無愧于時代的精品,等待著時代大勢的到來,而一飛沖天。是精品!就會在綿延不絕的歷史文脈中與天齊壽!

          小舞劇《一條大河》

          舞蹈《再見吧媽媽》

          舞劇《王羲之》

          舞蹈《英雄兒女》

          舞蹈《對抗》

          責編:李笑林 張妍妍 省文聯辦公室
          攝影;展覽
          本次展覽分為“紅色記憶 光影永恒”“風雨歷程 光榮見證”“強國有我 不忘初心”“繼往開來 時代新篇”四個篇章。
          攝影;江蘇
          展覽以“建設美麗江蘇,共創幸福家園”為主題,前期面向社會公開征集作品,共收到20000余幅攝影作品和170余件視頻作品。
          小康;展覽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主題,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蓋了書法、繪畫、攝影等藝術樣式。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